Allllllllll

【方王】无题

趁着九月底再来一发←_←

上一篇能有人喜欢真是太棒了XD

虽说是方王向但我前半段基本在苏大眼……

九月写着过年的事我也是醉了

为了剧情有诸如大眼其实不是B市本地人啊一类的奇异的私设

写的时候都在听《爱情转移》,虽然歌词和文没什么关系但还是建议搭配食用啦因为在节奏上会有一种微妙的契合感(×)

--------------------

距离零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家里所有灯都亮着,电视机里放着春晚;窗外面烟花肆意绽放,炮仗的声音和汽车被惊起的警鸣混成一片。他隔壁和楼上家里分别有个上着小学的孩子,这会儿两个人开了窗户对着嚷嚷,交流哪片花火色彩最绚烂,他窝在沙发里都能在嘈杂中分辨出小家伙们尖细的声线。

坦白讲他不怎么喜欢看春晚,但每年还是会准时调到中央一,多半是由于人生最初的将近二十年里对它的印象过分深刻——爸妈总是对其中的小品相声兴致勃勃。于是在不打算回家的年份里,看着那群人费劲儿地把时下流行的网语往节目里塞,就会想起来第二赛季他还在训练营那会儿,还没成年的孩子总惦记着家里,趁着过年不用训练回去了一趟——爸爸看上去兴致勃勃地跟他聊了半天荣耀,至于其中一些说错的地方他并不想去计较,末了爸爸喝得有点儿高,拍了拍他肩膀含含糊糊地说:“好好干。”

第三赛季出了道,第二年就又做了队长,那年队里有事,剩了他和方士谦留在俱乐部。那会儿他还没在北京买房,方士谦也不想回家,除夕夜两个人在训练室里做新年任务,他总觉得哪儿都不对劲,想了想又开了一台电脑放春晚才感觉有点年味儿,后来索性退登陆趴在桌子上看到半夜,方士谦一直陪着他看得比谁都起劲,结果却又给他起了个春晚狂魔的外号到处宣传。

——说到方士谦啊,那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亏得他一口叫一个前辈,那位却没有半点身为前辈的自觉。微草前任队长队内宣布退役后把他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交待:“你知道方士谦那货打比赛挺靠谱镜头前也还能装装样子,私底下根本就一熊孩子头……千万看好他,不然队里肯定永无宁日。”

当时不满十九的王杰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事实证明前队长的嘱咐确实是金玉良言,有点儿什么事敢带头起哄的从来是方士谦。

后来年纪大些没那么恋家,有时没什么事也待在北京过年而不会觉得整晚心神不宁,知道老人总希望自己回去,心底里却总存着反正夏休期会回去趁过年自己静一静的私心。

——不过今年并不尽然,这赛季刚开始的时候方士谦打电话给他,招呼都没打劈头盖脸来了一句:“小队长,要不要一起过年?”

王杰希懒得计较方士谦究竟是看到了什么打了鸡血一样九月初就忽然琢磨起过年的事儿,不过方士谦自退役后一直在国外,恍恍惚惚的三年多就过去了,有时在QQ上聊两句发条短信问候,也不觉得这人在不在身边有什么大的区别——除了微草的战术确实得费一番功夫调整——忽然一提起来要见面才意识到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想的。

所以他答:“好。”

可谁知道会变成这样,方士谦说他大概六点就到,现在已经九点多了,短信电话一则都没有,打过去就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让人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又有点疑心先前的笃定是不是笑话或者和现实混淆了的梦境。

王杰希本来买了饺子皮拌了馅,想着到时候方士谦来了两个人一起包饺子吃;到七点多就把饺子包了,打算等方士谦到了再下锅吃热乎的;八点的时候实在有点饿,又有点恼方士谦这样没谱,就自己煮着吃了;几分钟前剩下的饺子凉得差不多,就贴了保鲜膜放进冰箱。

平时独处时会翻翻的那些书现在碰也不想碰,电脑……就算开了多半也不知道做什么,于是就那么对着电视发呆,试图把脑子里头弯弯绕绕理清楚。

他时常觉得自己和方士谦认识了这么些年,算不上知根知底论关系也比前后辈或是普通朋友亲密,他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这种关系。

去年回家的时候爸妈提起来女朋友的事,他说等我退役——这是大实话,微草的事务足以让他生活充实得没工夫考虑恋爱的问题。爸妈想想等他退役也不过二十七八,自家儿子除了相貌平平以外又哪里都好不愁娶不着媳妇,就答应了,此后果然再没催过。

但他那时忽然莫名地想起来方士谦,不知道爸妈会不会……这念头他自己都觉得荒谬,自然就没跟任何人提起来,但是它就一直那么在脑海里盘桓不去,在你觉得你就要把它忘掉的时候——恰好提醒了自己。

后来王杰希又想这么多年方士谦也一直是单身,还比他大上几岁,就在QQ上问方士谦有没有被逼过婚。

“有啊,”那位的回答他至今记得很清楚,“我跟他们说我有喜欢的人啦。”

“那他们说什么?”他继续追问。

“他们问我谈得怎么样了。”

“怎样?”

“我说不怎么样,他还压根儿不知道呢。”

“他?”

“他。”

王杰希不知道应该回句什么才能算是得体,那场对话于是无疾而终。他从不自诩是那位前辈肚子里的蛔虫,并不为至此才知道那位的性取向而感到意外,毕竟他也有很多事没有对方士谦说,比如之前的那怪念头。

倒是他自己那时的心情——他倒是有些惊讶那种微妙感。

他又看了一眼表,九点四十七,秒针一丝不苟地转动,而他们的时间就在这种转动中流走了——也不知道方士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

他盯了那块挂钟半天,眼神都有些失焦,也说不清到底在琢磨什么了,总之就是微草、爸妈、方士谦……具体的事件一样没有,好像塞满整个大脑的也就是那么几个关键词,只是没想到潜意识里方士谦居然占了这么大的一份……不,应该只是因为约定了要见面而已。

乱七八糟的思绪混成一潭自己也看不见底的水,他觉得自己就要在这种大脑混沌的情况下睡着了,每次独自守夜都是如此,到处喧腾也禁不住从来没熬夜的习惯,总是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过去,而凌晨被冻醒的时候还能听到鞭炮声,迷迷糊糊关了电视电灯回卧室裹上被子,有点冷清却算不上多孤独,没什么不好。

门铃终于响起来把他惊醒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果然是睡着了,春晚主持人的声音“嗡嗡”地响,晃了晃脑袋才听清楚原来是马上就要零点了。

从不安稳的浅眠中被惊醒的感觉并不太好,可是当他打开门看见方士谦站在那儿搓着手,嘟嘟囔囔地抱怨航班延误,又讨好似的为出发前忘记给手机充满电道歉,楼道里不算暖和,说话时呵出的白气轻飘飘的——他又觉得这样好像也挺好,只是脑子还没太清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困啦?”方士谦张开手掌在他眼睛前晃悠,“还是生气了?我错啦小队长——饶了我那么多回了不差这一次,再说航空公司至少得负一半责任……”

王杰希听了这话使劲眨了两下眼睛,一下子意识到两个人还站在门口,赶紧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出来。

方士谦却不急着进来:“看来是原谅我了,”他笑眯眯的,从羽绒服里头掏出一个方盒递过来,又顺口开了个玩笑,“……不是戒指,为了看起来高端一点弄了个盒子,你就放心地接了吧。”

王杰希打开那个方盒,里面是个金属钥匙扣,中间嵌入的风景画中那些他不知名的塔式建筑物在夕阳的余晖中显得熠熠生辉。

“……准备得有点仓促,所以可能有点……”方士谦挠挠头,“这个是布拉格广场,喜欢吗?”

他点点头,那块小小的物什反射的灯光扫过眼角,令人目眩。

“新年快乐,杰希。”方士谦又说。

新年的钟声响起来。

-End-

其实还有方神本来买了戒指后来觉得不太好临时换了礼物的设定……但是因为我懒所以被砍掉了=_=

至于方神怎么九月就想起来过年了,你看我就在九月琢磨过年了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想放寒假吧(。)

感觉这篇画风有点奇怪但是修不好了……

我好像废话有点多(逃)

评论(2)

热度(13)